农村小伙进城吃饭,一碗花生米竟要805块!

暖情私房密语2019-02-11 14:56:43

晃过了三十岁,记忆似乎开始走了极端。以为跳动的温热炽烈,在冬日的清冷中睡意朦胧。蜷缩在落满阳光的干枯篱笆旁,倚靠着,慵懒着,偶尔探头,并不出声。 我试着拉它起来。让它再看一看冬日的天空和蜷缩在角落里的斑点狗。看看落雪的街道和昏黄的路灯,看看日子卸了妆的朴素和深爱,看看老去的年华和旧爱,看看回不去的路。 它说:老了,就是看了,也记不住了 原来很多美好,只是为了记着,才费尽心思的不敢忘。 那个夏天,我在一所三流大学里,痞子一样喜欢文字。 城市的风,纯净。穿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总让人落寞和向往。 我趴在床头,写我的温度和无处安放的青春。天空大片湛蓝的时候,就蜷缩在操场主席台的背阴角落,一个人安静的抽烟,用力读安妮宝贝的《彼岸花》,像毒瘾发作。 通宵玩魔兽,红着眼睛。只喝大瓶的绿茶,喉咙里传来咕咚咕咚的声响,手却从未离开鼠标。买一个五块钱的鸡蛋煎饼,在散场的凌晨,暖暖捂在怀里,坐最早一趟的27路公交车驶过城市最为忙碌的清晨,然后,睡到下午两点。 喜欢王杰的歌,就照着往死了听。吃饭听,上课听,睡觉听,看书听,上厕所听,戴着耳机听,不懂得克制的年轻和喜欢,始终如悬在高速路上的架桥,兜了老远的弧度,却看不见自己的两端。 和一群人打球,习惯站在最外圈投三分。老师说:这个最难。我就照着最难的去了。夜晚,空旷的篮球场,高束灯光打在蓝架下,斑斑点点,有时光破碎的画面和一个人挥汗如雨的起跳,投篮,奔跑。累的时候,就做在中圈的横线上,发呆,抽烟,起身继续。和同学做三个小时火车去另外的城市批发盗版书。在阳光落满正午的陌生中,吃盘边还有水渍的肉片炒面。偶尔喝一点酒,红着眼睛,和他拉扯推搡着去结账,城市霓虹耀眼的时候,背着两大包死沉的书,返程。 爱情好像来过,像天空掠过的白色飞机,抬头时候闪耀,低头时候消失。到最后只剩了声音,如穿过喉咙的凉白开,咕咚咕咚,没了声响。 孤独能听到生硬响声的年华。我横刀立马,绝不允许任何旁观的情感侵犯取暖,甚至是走入。一个人,穿着几十块钱的地摊货,在高速架桥上杵着发呆,思考,静止。一个人,给大学里所有的颓废正了名,如同中世纪的重甲骑士,执守着内心尘埃落满的城堡,从不妥协。

Copyright © 成都进口家居用品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