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想吃碗老杂面

黑山老碗会2019-04-22 07:02:19

又想吃碗老杂面

赵德铭

作者简介:赵德铭,笔名肖金,肖铭,陕西省商州区黑山镇双庙人,陕西省作家协会成员,作品常在全国核心期刊和报纸发表。

我们商州黑山镇,位于秦岭南麓,属于高寒地区,山坡上种小麦,冬季都会因受冻而死。只有在那些少得可怜的川道里,才可种点小麦,但产量却很低。因而在我儿时,只有等到过年时,才能吃到白面馒头和白面面条。在平日里,无论是自家人食用,还是招待客人,都是老杂面面条。

所谓老杂面,就是用小麦、白包谷、白小豆各占三分之一混合后磨成的面粉。又因它是不知从哪代人传承下来的粗粮细做法,所以人们就将其俗称为老杂面。既是杂面,擀起来就不如纯小麦面好擀,一不小心就会将面擀得四处裂口;也不能像纯小麦面那样擀得很薄,因而下到锅里后很耐煮,即使煮它二十多分钟,也没有事。吃起来却很顽实,不似纯小麦面条那么柔软,须细嚼细咽,才能呑下肚去。从颜色上看,也白生生的,与纯小麦面条无异。

那时,我家非常贫困,就连这再普通不过的老杂面面条,母亲也舍不得给我们几个孩子吃,平日吃的是洋芋糊汤,只是隔一段时间,才与别的东西掺合着给我们吃。有时在一大锅洋芋豆角汤里,下点杂面面条;有时在稀包谷糊汤里,下点杂面面条;有时在小米稀饭里,下点杂面面条……在这些吃法中,作为杂面面条,尽管都是少得可怜的“鲤鱼穿沙”,但对于我们这些平日缺少好吃的东西的孩子来说,已是上等食品了,每次都要吃得肚饱腰圆。

那时,山里人大都比较贫穷,但乡亲们都十分地实诚,非常好客。每当客人来临时,主人总要把家里最好吃的东西拿出来招待客人。在我们家,亦是如此。凡是有客人来,母亲定会用杂面面条来招待他们。而与平日所不同的是,招待客人这天吃的是纯杂面面条,不掺杂任何别的东西。我与弟弟他们,也可以随客人们饱餐一顿,各人拿着小木碗,吃了一碗又一碗,直到吃不下去时,才只好放下碗筷。但我最盼望的还是过年,因为只有过年,才可以吃到白面面条和白面馒头。

如今几十年过去,作为当今商州山里的孩子,他们不再似我们这一代人小时候,为吃一顿杂面面条,而馋涎欲滴;为吃一顿白面面条,要整整盼上一年。但回过头来,再用当今人们讲究的食品营养新观念来重新审视一下这些老杂面面条,从营养角度来看,其价值已远远地超过了白面面条的价值。

我在报纸上看到一则南京人喜欢吃麸皮“忆苦饭”的报道。报道说,麸皮对高血压患者有降压效果,即使一般无病的常人吃了,也可以广泛地吸收纤维营养素,对肠胃有清洗作用。于是,南京人将麸皮当作宝贝,作为营养餐。但我觉得,这麸皮肯定比我们商州的老杂面营养要差多了。因而,对于如今已被大米白面吃腻了的我来说,总是盼望着再能回商州老家,吃碗老杂面面条。

传播正能量    共筑幸福梦


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黑山老碗会

投稿:稿件须原创,文责自负,投稿邮箱1121639679@qq.com,稿件后附个人简介和联系方式,图片请以附件形式上传邮箱,声明原创文章的打赏,一周后以微信红包形式全额返还作者,平台一分不留。谢绝一稿多投。

声明:本平台致力于介绍具有地域特色的自然、文化和历史。以联络乡情、共叙家常、铭记乡愁、传播正能量、共筑幸福梦为宗旨。坚决反对消极、反面、不客观的留言和评论,禁止发表人身攻击性言论或影响社会安定团结的反动性言论。倡导文明阅读,净化网络环境,自觉维护黑山老碗会声誉。欢迎转载和分享!



Copyright © 成都进口家居用品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