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吃口饭吗?为什么一个碗要反复做70遍?

菠萝斑马居住指南2019-04-11 06:06:55

看到这个标题,你肯定觉得这篇文章要讲一位匠人了。


并不是!!


在景德镇,我和浦东梵高坐在一位银器手艺人面前,摆出一副要开始采访的架势,没想到人家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别把我写成苦逼的匠人。


后来我们见过的“匠人”越来越多,才知道大家包括我们自己,对匠人的误解有多深。我觉得比起他们的手艺,大家应该看看他们的朋友圈。


#媒体报道# 在云影浮动的山间,他泡上一壶茶,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朋友圈# 梦见狗子被人掠走了,趴在窗户一下午啥事都没干:



今天想讲的,就是这样一位陶瓷从业者。



不要极致,刚刚好就好



长久以来,大众和媒体一直特别喜欢听这样的故事:匠人们耐得住寂寞,可能一开始还很穷苦,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作品里饱含着日日夜夜的辛劳。


从来没有人说出真相:他们是一群生龙活虎的年轻人,还比我们大部分人活得更快乐。


因为老早就看穿了生活的真谛啊:做让自己快乐的事,传达自己想要传达的东西。


汤远卓自己就是一个极度热爱料理的人,一开始只是为了做出自己用起来顺手的餐具,后来才逐渐发展出融白这个品牌。


这是他自己做的菜:



他会亲自设计工作室的装修,吐槽景德镇看不到最新电影,即使第二天一早要加班,如果有朋友来拜访,也一定要喝酒聊天到两三点尽兴为止。


为朋友下厨


我觉得恰恰是因为“匠人们”变得更会生活了,所以才会懂得,什么样的器物会让人感到愉悦。


如果你是一个亲自做饭的人,拿到他做的食器,一定能感受到里面充满了对厨房和食物的热爱。



毕竟,大多数人需要的不是极致精美的摆件,而是在日复一日的劳动里,那件用起来最顺手的、从来不会给我们徒增烦恼的东西。



“用”是一切之本


融白食器到底有多顺手,做饭的人最能体会。



第一,餐具要好洗啊!不要有什么沟沟槽槽,最好一次就能擦干净,更不会手滑。



融白尝试自己配制加工出独特的原矿长石釉,试图呈现一种细腻温润但带点半哑光的质感。


各种失败品 肉眼几乎看不出区别


最后成品的手感真的非常舒服,有一种触碰肌肤的肌理感,让人爱不释手。



烧制过程中碗的表面还会结成薄薄一层玻璃质,清洗时污渍不容易残留,水中也不打滑。



连碗底的清洁死角都考虑到,把比较深的凹陷调整成平滑的弧线,只需要用抹布带过就能擦干净。


右边是调整过后的碗底



第二,重量感要合适啊在汤远卓的设计工作室里,他拿下面这个杯子给我泡茶,我上手就不舍得放下,舒服到忘记自己还拿着它。



然后他又拿给我几个不够完美的杯子,瞬间我就有一种违和感,但说不出为什么。


他说设计工作最难的部分,就是得去发现所有人都注意不到的问题。只有当你把一个东西改到不能再改的时候,你才会知道那些真实影响到使用体验的细微差别到底是什么


调整过无数遍重量的茶杯


他给我的杯子,在烧制的时候重心不够下沉,重量少了几十克,所以拿在手中没有安全感,觉得轻飘,拿起来就想放下。而融白完美烧制的杯子,重量永远都恰到好处。



融白的食器中,还有很多很多我从来没有想过的细节。比如盘子的深浅,收纳是否方便,边缘在接触到嘴唇的时候是否贴合等等。


杯口细节 贴合嘴唇的设计


每样自己做出来的产品,汤远卓都要亲自用上很久很久,所以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这个碗适合装什么样的菜,用到多久之后会有细微的划痕。



这个在造型上几乎“没有特点”的特点,却成了我钟爱这个品牌最重要的因素。


世界上的好东西太多了,自己能够拥有的永远都是有限的。而在其中,真正被使长久使用,并且被喜爱的东西,在千年之前庄子就已经说过了:


始乎适而未尝不适者,忘适之适也。


一开始就觉得舒服,而且一直舒服到让你忘记它的存在,才是真正的舒适啊。


猛击小程序,购买融白棱白对碗和对杯套装:

点击“阅读原文”菠萝斑马家居发现更多商品!

Copyright © 成都进口家居用品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