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诗 | 七碗茶

林语茗香2019-04-05 15:42:20

七碗茶歌


若想从文字中体会品饮新茶给人带来的美妙意境,不妨欣赏唐代诗人卢仝的《七碗茶歌》。

一碗喉吻润,

二碗破孤闷。

三碗搜枯肠,

惟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发轻汗,

平生不平事,

尽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清,

六碗通仙灵。

七碗吃不得也,

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蓬莱山,在何处?

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



唐代诗人卢仝,自号玉川子,破屋数间,图书满架,终日苦哦,邻僧赠米;刻苦读书,博览经史,工诗精文,不愿仕进,被尊称为“茶仙”。《七碗茶》是其七言古诗《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中重点的一部分。唐元和六年,卢仝收到好友谏议大夫孟简寄送来的茶叶,又邀韩愈,贾岛等人在桃花泉煮饮时,著名的“七碗茶歌”就此产生。



第一碗喉吻润,第二碗帮人赶走孤闷;第三碗就开始反复思索,心中只有道了; 第四碗,平生不平的事都能抛到九霄云外,表达了茶人超凡脱俗的宽大胸怀;喝到第七碗时,已两腋生风,欲乘清风归去,到人间仙境蓬莱山上。


一杯清茶,让诗人润喉、除烦、泼墨挥毫,并生出羽化成仙的美境。写出了茶之美妙。茶对他来说,不只是一种口腹之饮,茶似乎给他创造了一片广阔的精神世界,将喝茶提高到了一种非凡的境界,专心的喝茶竟可以不记世俗,抛却名利,羽化登仙。


昔魏文帝曾有诗:“与我一丸朗,光耀有五色,服之四五日,身体生羽翼。”苏轼却认为卢仝的“七碗茶”更神于这“一丸药”。在诗作中他还多次提到茶能洗“瘴气”:“若将西庵茶,劝我洗江瘴”“同烹贡茗雪,一洗瘴茅秋”。



资料来源于网络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



Copyright © 成都进口家居用品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