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赏析】祭蓝釉留白龙纹天球瓶

艺术品交易136916895922019-03-17 07:14:21

瓷器,是泥土和火焰的艺术,是“地母”和“火神”的结晶,是人类情感与智慧涛就的陶魂。传世无数的美轮美奂、异彩纷呈的古代陶瓷器物,作为审美主体,感染世世代代,震撼着无数人的心灵。它是人类生命的艺术,艺术生命的宝库。

霁蓝釉,中国传统制瓷工艺的珍品。又称“积蓝釉”、“祭蓝釉”、“霁青釉”。明、清蓝釉习称“霁蓝”,一种高温石灰碱釉。其生坯施釉,1280~1300℃高温下一次烧成。色泽深沉,釉面不流不裂,色调浓淡均匀,呈色较稳定。其釉色蓝如深海,釉面匀净,呈色稳定,后人称其为“霁青”,又因其呈色稳定明亮如宝石,又被举为把它和白釉和红釉并列,推为宣德颜色釉瓷器的三大“上品”。

霁蓝釉始创于元代,一直延烧到现代。明代早中期霁蓝釉主要用于官家祭祀器和陈设器,属于数量少于其它釉种的高档釉种。优质霁蓝釉,是回青料中提炼出最好的(一般称作佛头青,蓝中泛紫),自然被官窑垄断。明代中晚期出现了民窑烧造一些质量差的国产钴料霁蓝釉瓷。万历中期以后至崇祯明末,尚未发现有官窑烧造的霁蓝釉瓷器。清代官窑和民窑继续烧造霁蓝釉瓷器,可是由于钴料不同蓝釉发色已非明代早中期苏料和回青料那种靓丽呈色。

蓝釉白花(蓝釉留白)其装饰方法类似于元代蓝釉白花,即宝石蓝釉作色地,留出空白作纹饰图案,以刻、堆、镶嵌的方法填入白釉,使纹饰有立体感,蓝白分明,独具别致。其蓝地比晕散青花纹饰更加鲜艳,并且深厚平净,常见纹饰有龙纹、鱼藻、葡萄、牡丹等。由于它在设计与制作过程中工艺技术复杂,对纹饰的要求极髙,因而很难掌握它的烧造成功率,也正是这个原因,在元之后的历代陶瓷中,蓝釉留白瓷器极为罕见。它不但工艺复杂,而且匠师娴熟的技艺也是取决于蓝釉留白瓷能否成功的关键。

天球瓶是受西亚文化影响极深的一种瓷器造型,创烧于明代永乐、宣德年间的景德镇窑,因圆球腹硕大,像是从天降下来似的,故名。这件祭蓝釉留白龙纹天球瓶高11厘米,口径8厘米。瓶直口,口沿平坦,丰肩,假圈足,砂底微凹。器身采用雕空工艺,其通体施钴蓝釉,釉面可见橘皮纹,釉色纯净明亮,晶莹通透,釉质肥厚莹润,匀净幽雅,闪耀着如蓝宝石般的色泽,光可鉴人,精美异常。腹上部采用霁蓝釉留白的工艺装饰龙纹,先施霁蓝釉,再剔掉有纹饰地方的霁蓝釉,划花后填以白釉,然后入窑高温烧成。外壁绘一条龙追赶一颗火焰宝珠,其纹饰为俗称的赶珠龙纹。龙环绕于瓶身一周,龙首上仰,鼻似如意头,双角微微后翘,龙眼突起,显得炯炯有神。工艺复杂难度极高,是霁蓝釉留白瓷器的精品,极具收藏价值。

瓷器釉色名。中国传统制瓷工艺的珍品。又称"积蓝釉"、"祭蓝釉"、"霁青釉"。明、清蓝釉习称"霁蓝",一种高温石灰碱釉。其生坯施釉,1280~1300℃高温下一次烧成。色泽深沉,釉面不流不裂,色调浓淡均匀,呈色较稳定。其釉色蓝如深海,釉面匀净,呈色稳定,后人称其为"霁青",又因其呈色稳定明亮如宝石,又被举为把它和白釉和红釉并列,推为宣德颜色釉瓷器的三大"上品"。工艺继承元代传统,延烧不断,主要造型为祭器和陈设用瓷。

清乾隆 霁蓝釉大天球瓶

本品造型古雅端庄,线条优美圆润,器内与底部均施白釉。通体施饰霁蓝釉,匀净明亮,苍妍夺目,一如宣窑之宝石蓝,其出色之妍丽独步有清一代,为乾隆同类御瓷之冠。其高达55厘米,恢宏大气,非常罕见,目前所知的其他乾隆霁蓝釉天球瓶大多低于此高度,为乾隆御窑天球瓶最大之尺寸之一,与之相同者唯见南京博物院藏品“清乾隆 青花缠枝花卉纹天球瓶”(见《宫廷珍藏—中国清代官窑瓷器》,南京博物院编,页232)和中国文物保护中心藏“乾隆款青花穿花龙纹天球瓶”。(见《中国古代瓷器艺术—元明清釉下彩》页400,图126),其底足旋修极为工整,胎骨细白莹润,底款为青花六字三行篆书,为乾隆早期的写法,正是唐英榷陶时期的出品,以其超佚脱俗的品格而论或许正是乾隆皇帝当年垂爱的那对祭蓝釉天球瓶之一。

霁蓝釉描金蝠寿纹赏瓶

赏瓶因其外形俊秀、线条柔美、比例协调,深得清朝历代君王的喜爱。初名“玉堂春瓶”,因雍正帝专用于赏赐功臣,赏瓶成了玉堂春瓶的专指代称。传世品形制基本相同,乾隆后每朝相袭,名称、器形及用途从未改变,一直延用至宣统时期,成为清代瓷器生产中的一个传统器型。赏瓶赐于功臣之后,常被放置于较为明显的地方,便于臣子观赏,感受皇恩。此赏瓶撇口长颈,球形腹,圈足露胎.整器胎质细腻坚致,造型挺拔俊逸,颈部轮廓秀美,腹部浑圆。全器以祭蓝釉描金为饰,口沿饰如意云头纹,颈部两层饰八吉祥,腹部饰祥云、蝙蝠、寿,金饰较为完好,整器富丽堂皇。笔触细腻,挥洒自如,一丝不苟绘。祭蓝釉肥润莹泽,匀净深沉,金彩灿烂,金碧辉煌,彰显了官窑制器雍容富丽之风,实乃光绪官窑难得佳品。

清雍正 霁蓝釉天球瓶

天球瓶是受西亚文化影响的一种瓷器造型,创烧於明代永乐、宣德年间,青花装饰者常见,康熙偶有仿籹,单色釉者多为雍正、乾隆朝仿籹的创新之作。其中尤以雍正器形极似永、宣,比例合度,较乾隆时期的更为秀美,为雍正典型大器之一。属宫廷陈设用瓷,颇为名贵。

器形硕大饱满,气势逼人。通体满施霁蓝釉,釉质肥腴,色泽沉静明快,尤如蓝宝石般璀璨深耀,口沿一线灯草口,为整器平添几分宁谧之趣。器底施白釉,橘皮纹明显。中心青花篆书“大清雍正年籹”篆书款,结体工整秀丽,青花色清新妍丽,与北京故宫博物院清宫旧藏雍正天蓝釉环耳琮式瓶款识极为相像。

清乾隆 霁蓝釉描金宝相花如意耳瓶

瓶为敞口,细颈,圆腹,圆足,颈部饰如意万代耳,瓶形简洁流畅,高雅精巧。瓶为二次烧成,先高温烧成霁蓝釉地色,再于底,内口及双耳部施松石绿釉及粉彩,并以深浅两色绘画,低温二次烧成。整体色彩丰富,图案细腻华丽,瓶外口沿金彩绘如意云头边饰,外圈足金彩绘卷云、瓶下部绘变形花叶纹,如意万代耳以粉彩、金彩、矾红装饰。瓶身通体以深金色绘缠枝莲托八宝纹,“寿”字纹,浅色金绘云纹,由于高超的金彩绘画工艺,使得该瓶的整体图案不仅没有通常所见的密不透气之感,反而突出表现了图案的立体感。耳釉小伤。

清雍正 霁蓝釉梅瓶

此梅瓶为唇口,短颈,丰肩,弧壁,圈足,底施白釉,中心青花书“大清雍正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结体工整秀丽,青花色清新妍丽。瓶身通体施祭蓝釉,釉质肥腴,色泽深沉凝重,光亮细腻,釉面橘皮棕眼密布,尤如蓝宝石般璀璨深耀,口沿一线灯草口,为整器平添几分宁谧之趣,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器形端庄典雅,线条柔美,收放自如,正合雍正瓷器灵秀风韵,观之确有增一分则拙、减一分则陋之感。明、清蓝釉习称“霁蓝”,盛于宣德,其色泽深沉,釉面不流不裂,色调浓淡均匀,呈色较稳定。因釉色蓝如深海,釉面匀净,呈色稳定,后人称其为“霁青”,把它和白釉和红釉并列,推为宣德颜色釉瓷器的三大“上品”。工艺继承元代传统,延烧不断,主要造型为祭器和陈设用瓷。明清时期,祭蓝釉因其肃穆宁静的颜色与北京天坛祈年殿上琉璃瓦之色相合,极适用于这种天人相接的祭祀场合,故专用于祭天,烧造数量极为有限。本件为雍正御窑仿宣德霁青之器,亦为宫廷陈设的青睐,《十二宫妃图》、雍正乾隆鉴古行乐图中,霁青陈设器物时有描绘其中,装点皇家厅堂。

清乾隆 霁蓝釉描金开光粉彩山水瓜棱罐 (二件)

器呈瓜棱形,通体施霁蓝釉,描金福寿纹并伴有卷草纹、番莲纹,典雅华美至极。腹部主体纹饰为开光描金粉彩山水纹,两侧塑以双狮首耳,威风大气,颇具皇家风范,笔法工整,细腻可爱,白釉莹润温泽,纯如凝脂,寓意吉祥富贵。诗情画意,相得益彰。如此精致考究,非良工巧匠不可为之,等级之高亦非王公贵胄所能属,当为乾隆御用且心爱之物,代表着乾隆朝瓷器技艺水平的巅峰。

清雍正 霁蓝釉如意足花盆 (一对)

据学者考证早在唐宋时期,时人插花、赏花及种植盆栽已十分普遍。唐代诗人杜牧于《杏园》一诗中云:“莫怀杏园憔悴去,满城多少插花人。”且同一时期壁画及绢画中已见以瓶花供养图像。北宋欧阳修在《洛阳牡丹记》中道:“洛阳之俗,大抵好花,春时城中无贵贱皆插花,虽负担者亦然。花开时,士庶竟为游遨。”唐宋以降古人的插花与盆景艺术,今日仅能在绘画和诗文记录中欣赏,但使用过的花盆,却大量传世。

花盆深腹,斜直壁,如意云三足,花盆底部正中落“大清雍正年制”六字双圈篆书款,款式极为罕见。外壁满施霁蓝釉,釉质均匀,素面无纹,釉色宁静纯美,气息柔和,与青花、粉彩等热烈奔放的彩瓷相比,其因不需人工修饰而更富于天然韵致,它所体现的是一种内敛的美。以媚人之釉色取胜,给人以温润之感,达到如玉般的质感是其所要追求的最高境界.器内器底施白釉,光洁莹润。雍正时期御窑厂烧造单色釉的技术,堪称到达了炉火纯青的境界,无论仿古还是创新釉色,均取得卓越成就,为后世所不能及。

清雍正 霁蓝釉描白鱼藻纹碗

此碗撇口折腰,腹部凸饰两道弦纹,外壁以宝石蓝釉为地,釉色浓艳,间饰沥粉、堆白技法饰鱼藻纹饰,鲭、鲌、鲤、鳜四鱼穿梭悠游于荷塘之内,隙地点缀浮萍,鱼眼以青花点出,鱼身、荷花、荷叶阴线刻划细部,形象生动,蓝白两色对比强烈。碗心内双蓝圈书“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三行楷书款。 此类碗造型别致,始见于宣德御窑,为清代官窑继承自明代的品种。其制作工序复杂,先于素坯之上依图堆塑出鱼藻纹并覆上白釉,入窑素烧成为瓷胎,继而于素胎之处施上宝石蓝釉再次烧制。该碗外壁以宝石蓝釉为地,釉色浓艳,蓝白两色对比强烈,纹饰灵动,仿若一派游鱼嬉戏之景,可见当时烧造技术纯熟,属雍正仿古佳品。

清乾隆 霁蓝釉描金宝相花四系瓶

乾隆一朝堪称中国彩瓷发展时代之巅峰,此时官窑瓷器便可视为皇帝本人艺术品位的追求与表现,乾隆时期的各色瓷器一改雍正时期灵秀清雅之风尚,而倾向追求制作工艺精细,纹饰华丽繁缛之风格,在造型方面亦趋于多样化,诚如《陶雅》所称:「至乾隆,则华缛极矣,精巧之致,几于鬼斧神工。」

本品即为其中卓越佳例,造型优雅秀巧,体态丰盈饱满,侈口,束颈,丰肩折腹,腹下渐收,圈足。折肩贴塑描金半环式四系耳,工整规制,与圆润小巧的瓶体上下相称,更见精巧玲珑。

纹饰雍容华丽,通体施以霁蓝釉为地,主体纹样为金彩描绘缠枝宝相花纹,花蕊和枝蔓婉转舒展,颇见柔美之姿,其间装饰以回纹、如意纹和仰莲瓣纹,层次分明,毫无繁密之感。以沈静肃穆的霁蓝釉为地,衬托釉上金彩的富丽耀目,装饰效果格外强烈。内壁及底部施松石绿釉,匀凈厚润,器底中心书青花篆款,端庄规整,全器上下皆工致非凡,处处彰显出乾隆彩瓷无与伦比的华美与尊贵。


Copyright © 成都进口家居用品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