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鱼香肉丝炒饭.

一罐冷情緒2019-04-19 13:25:12




亲爱的女朋友:


想告诉你,这周有一次,我独自去了新的、以前从不曾踏入过的小饭馆吃了顿鱼香肉丝炒饭。是充满尘世烟火与市井人气的那种热气腾腾。


最开始,在离住所还有三站路程的公交站台向对面商铺望过去,发现挨家挨户都是落着一排灰的凄冷。


于是,继续往出租屋的反方向挪小碎步。几分钟后,终于寻到一处聚集着些许人声,略微日式小清新的装修风格。店很小,留出两人并排走也不算太拥挤的过道,仅摆放得下六张小桌子。我跟自己说,就是它了。


径直越过无人的人行道,推门进去。


却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大不同。除了,富有年代感的桌上摆着很复古的纸巾盒。其余,都与街上随便一家兰州拉面馆无异,诸如装着老陈醋的塑料瓶,盛着食用盐的玻璃罐,以及,放置一次性筷子的圆筒掉漆铁盒。


女朋友,你说人是不是总这样?一厢情愿的对一件遥远的未知的缥缈的事寄予莫大希望。同时,挪步前就跟自己好言相商过,一旦决心开始便不求回报,重在参与。


可是女朋友啊,在我满心欢喜接近和到达给以人迷惑的它时,却一下得知并揭开了遮掩在绚烂面具的粗糙本质。这种巨大的落差值令我的自尊心受了创。也以至于令我久久愣在原地,开始忍不住责怪它欺骗了我的感情,辜负了我的一腔爱意。


01

 

一旁,系粉色围裙的微胖服务员并未察觉到我内心的别扭与不悦,依然很立马很热情的往外冒措辞,“小姑娘,吃什么?我告诉你呀,我们家的面是全海滨城最地道和最新鲜的。来一碗在走吧!”

正当我忙于平复失望和调整期待时,她刚收拾出来的靠窗桌子就被另一对后来的、鲜妍的姑娘霸占了。

那一刻,一股猝不及防的“被抢夺感”油然而生,于是我在脱口而出一句“炒饭,马上给我一碗炒饭”后就赶紧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是最里边的位置,靠墙,面对马路。

一直迟钝着的服务员也终于开窍,急忙跟来解释,“小姑娘,没关系的。做这个位置也不影响食物的味道,你要相信我们主厨的feelstyle跟他经年累月摇摆的啤酒肚一样,是没办法掉线的。”

一屋子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给逗乐了。而后,以为我在等靠窗位置的俩姑娘也特善解人意的提出可以互相交换座位的建议。我笑着做了拒绝。其实并无关系,就这个位子也挺好。

女朋友,我这么跟人讲的理由其实是因为,坐在这里刚好可以近距离观赏身后狭长又逼仄的空间。

一清二楚的开放厨房中,空调和吸油烟机的隆隆声相互交织在一起,均匀与低沉无缝对接。而被调侃有啤酒肚的师傅在他的地盘强悍的颠着勺,黝黑的皮肤似在无声又有力的强调着他高超的厨艺。严肃又不苟言笑的展现着这家店的别具一格。

女朋友你看,人又是这样一种奇怪又矛盾的生物。即使本质是一样的不太满意,但是,我自动放弃你再替补进来,你得的开心我让的也开心;要是不知会一声便是夺和被夺的关系,那双方都不能好好言语了。

嗯,也到底不过是游走于红尘俗世中的一抹饥饿灵魂嘛!总得千方百计找到说服自己安心且顺心吃下一碗陌生炒饭的理由。


02

 

女朋友,曾有个北方朋友告诉我说,“先付款再动筷,被标注所有权的食物才更容易全身心化为你身体中的能量。”

本着这样无科学道理的虚妄意识起身去付款,扫店家二维码时,意外发现花的是你发的红包。想后悔,可已经来不及。无挽救法子,只能在等到散发着热气的食物时,决心极尽虔诚的开启我的动筷仪式。

先抽出纸巾,认真擦拭我与食物之间的唯一媒介。再用小勺子从盘中剜出第一批能量。接着,双眼正视每一颗米粒最后的静态。末了,在心中默念,“十分感谢,又安然度过了还可以享受美食的一日。以及,我开动了。”

尽量细嚼慢咽,让唇齿照顾到每一份食物的存在。是我自以为能给食物的一点小尊重。也一直如此执拗的坚持着这种奇怪的开饭仪式。不知道旁人挑选食物时都有什么奇怪的爱好?

这么猜测的时候,竟惊觉到这个十分机缘巧合的午后,因为一碗再普通不过的炒饭忽然变得很有意思了起来。亦突然领悟了几分徐志摩曾在《雨中虹》中吐露的那份等雨情感,“原来又炎热又乏味的下午忽然变得这样异乎寻常的热闹。”


03

 

还有一定要告诉女朋友的一些小细节,就是我跟服务员交代完自己的饮食习惯后。因等的时间有些小长,在过程中颇为鬼祟的捕捉到了其它同样饥饿的面目——

我的前排坐着三个头发稀疏的老人家;再前排是两个背着书包的小青年,五个人五碗不同的面,相同的是吸面时的笑吃吃声。

与我相对的右边,是戴着金链子的中年大叔和穿着碎花连衣裙的中年大婶,他们是不必交流也可以坐一起面对面吃炒面的拼桌。不介意这种临时组合的人,大致都已修炼出了一种就算真切感受到他人并无恶意、却长时间投射过来的好奇目光,骨子里也仍有一份继续埋头扒拉自己碗中美味的泰然自若在显露。

而他们的前面,坐着一个咋咋呼呼要在红彤彤的油泼面中放更多辣椒油的男人。不太容易猜测他的年纪。一身挂着些许污泥的低调黑,脚上套着一双耐磨的工地胶鞋!可我又十分清楚,他那一头浓密的短发分明是经过精修细剪与长期悉心爱护才幸拥有的明亮发质。那是有别于其它干枯食客的干净利落与靠近当下时尚的潮流派头。

再就是,那两个最早讲过的年轻姑娘。点的同样也是不同口味的面。只是她俩的小身影极巧妙的隐于窗边盆栽叶片中,也因隔的有些远了的缘故,只依稀听的见是在讲些温温柔柔的闺房话。能清楚看见的是她们在斯斯文文的吃清汤面时,偶尔努力比划着什么的手指,修长白皙的完全不似英气的北方姑娘。清秀内敛的性格,俨然是自带着一副江南水乡的韵味与气质。


04

 

女朋友,在我收回四处漂移的目光时,才看见挂在饭馆正中央的醒目菜单栏里显示,这家店主营面食,再是粉,最后才是炒饭。

也怪不得都是各种面食在肆意横行。而我在诸多内心戏的怂恿下点了份鱼香肉丝炒饭,小份,8块钱一盘。用不是很别致的方形碟盛着,再配一碗汤,清浅的汤上面撒着细碎的葱花。

卖相是有些撩人的妖。至于其中味道,是看得见的一份健康滋味。于是乎,这份与多数人直奔而来的招牌面不太一样的炒饭,吃到胃中的后来也是不会后悔的心甘情愿。

你也发现了吧?我又发现女朋友很有意思的部分了呢,或者说又寻见了一条很喜欢女朋友的理由。从前以为,喜欢女朋友,只是基于你声音太好听,我生活太寂静,两个孤单的灵魂才因偶然的连接产生爱意。

其实不单是这样。对每天变着花样、切换不同地点寻找美食,一家人身体指标也都很好的女朋友。互通的心意就是会不由自主想要靠近和接近的啊!这就好比突然明白生活可以不只是简单又潦草的——吃的饭,喝的水,睡的觉,然后忙的工作。还可以呈现成,吃鱼香肉丝炒饭,喝清浅葱花汤,睡拥有愉快周末的美容觉,然后周一拼了命去奋斗那般不太一样。

毕竟,食物给任何人的治愈力都是相同的。它令每个人都可以拥有一直善待和散发出这种恩赐的幸运。以及,愿将这份少有的对自我身体负责的能量,拿出些许分给老处在阴迷时刻的旁人。

嗯,就酱紫。
晚安半夜12点21分。


——今天是想让炒饭成为网红的我



- END -






◇ 一个没啥名堂的公号!

◇ 一个无意义的老灵魂。


Copyright © 成都进口家居用品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