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人丨接受过周总理的定制,这个73岁老人做的瓷器联合国也说赞……

定悦号2019-03-16 14:11:27



定制  手作  工艺  生活


在离河北邯郸不到2小时的地方,有一座叫做峰峰的城市,被一座元宝山,神奇的划分成两个时间。

驾车,从高楼林立的峰峰新城横扫而过。


▲雾霾中的邯郸市


穿过元宝山,就到古彭城了。


▲刘立忠工作室  外景


明明只有不到1公里的路,时间的速度仿佛变慢了十倍,就连风也是能看见形状的。晨烟鸡鸣,上了年头的老物件,在这个小城随处可见。


▲磁州窑  文化街


今年73岁的刘立忠,和所有上了年纪的爷爷一样,习惯起早。

凌晨四点,穿上布鞋,他穿过夜色中的彭城,往他守护了一辈子的磁州窑走去。

家里比他年龄更大的就只有这磁州窑。


▲磁州窑是中国传统制瓷工艺的珍品,中国古代北方最大的民窑体系,也是著名的民间瓷窑,有“南有景德,北有彭城”之说。


眼前的是清代,清代的下面是明代,明代的下面是元代和宋代。由陶土和瓷片堆砌起来的磁州馒头窑,像极了电影里大地精灵的古堡。

祖祖辈辈的磁州窑人,一直在彭城这片古老的土地上默默传承。刘玉忠也不例外,出生在陶瓷世家的他,已是第四代传人。


▲这排窑洞式的房子,曾经是清朝时期的一个手工作坊,也是现在刘立忠的工作室。门前四口倒扣的大缸,是年初第一窑为了讨个好兆头而烧的。



早在十年前他就相继被中国陶瓷行业协会,被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授予“大师”头衔。

更早更早一点,他还在周总理要求恢复传统手工艺的指示下,创作过磁州窑仿古技法的瓷器,送给日本作为中日友好的国礼。

即使是有如此成就的刘立忠,守护磁州窑这条路,他也一直走的很艰辛。


▲刘立忠


因为守护,文革时期刘立忠收藏的瓷器和邮票等心爱之物不得以被销毁。

因为守护,刘立忠也曾自掏腰包,拿自己的家当窑场,把好端端的房顶捅一个大窟窿,树烟囱。

因为守护,他也曾气冲冲的跑去找过师妹,质问她,为什么要转行?为什么不做磁州窑?


▲刘立忠工作室


明明已经73岁了,还常常骑着自行车,在这座古窑城走街串巷找瓷片,当找到一片心仪的瓷片时,竟也会像小孩一般,激动地流下眼泪。

如此真性情的一个人,像极了他所守护的磁州窑。


▲磁州窑  址


如果说钧汝官哥定是冰冷的贵族器皿,那磁州窑的瓷器,就是故乡家中陪你长大的那个碗。


▲图片来自 500 px.


黑白,红绿等磁州窑的色彩组合,无一不让人想起简单质朴的中原百姓

也正是这手作的痕迹,让磁州窑每一件作品都与众不同。

这都得益于古代磁州窑人的智慧,首创了在釉上画画的工艺。轻重不同的笔触,随着匠人的创作,永远的留在杯子上。

经典的黑白,是磁州窑的代表颜色。釉色之下,藏着的是陶土的写意。黑白的花纹,直接影响了景德镇青花瓷的形成。


▲刘立忠  制


这只好运的鲤鱼杯,就是刘立忠在一日午休时,看到屋里的一缸鲤鱼突然起的灵感。


▲刘立忠  制


人渐老,心就容易变空。

每当儿女不在时,刘立忠又总会烧制那么一件略显萧瑟的铁锈花茶杯。


▲刘立忠  制


后来有日本学者来拜访过,说这在日本,叫侘寂之美

也有高兴时,刘立忠总是笑呵呵,用红绿彩在瓷器上作画。


▲刘立忠  制


一红一绿,是生命的颜色,是喜悦和希望的相遇。

20年前,刘立忠的大儿子突然打来电话说:“爸,我要回来,做磁州窑。”

这一下,让刘立忠一下慌了神:“儿子,做磁州窑可赚不了钱啊”

“可是爸,我就是想做磁州窑,我能想到可以教好我的人,只有你了”刘立忠听到这里,便答应了儿子的要求。

挂下电话,他提起来的心,终于放下了。

“这磁州窑的千年窑火,终于有人传承了!”

如今的刘立忠的家里,早已三世同堂。

休息的时候,他也会在这窑洞中的工作室里,抱着他的小孙女,咿呀学画。


▲磁州窑  址


窑洞外,刘立忠抬头就能看到的地方,就是他爱了一辈子守护了一辈子的磁州古窑。


公子定  编辑


Copyright © 成都进口家居用品交流群@2017